品名連結:

第二品

第三品

第四品

第五品

第六品

第七品

第八品

第九品

第十品

第十一品

第十二品

第十三品

第十四品

第十五品

第十六品

第十七品

第十八品

第十九品

聯絡信箱本信箱只提供給要歸宗、求道人留下聯絡方式

 

 

著作人:白陽三祖圓普師尊、妙一師母

 

 

薪火品第一

如是十方如來,十方如去,做如如十方事,十方諸佛菩

薩,摩訶薩,三界聖仙,願於白陽萬八,於一切有情盡

登聖域佛土。

登聖域佛土,即非聖域佛土,是名聖域佛土。

聖本自然故無域,佛即如如亦非土,聖域佛土,一切清

淨,無名無言,說佛非佛,言聖非聖,娑婆有情非情,

是相非相,有言則差,出口則非,是名非名,藉以名相

以顯相,故名聖域佛土。

時甲子師於泰京,曼谷城中華南峯,為神人開緣,菩薩

天人等,神一切,人一切。

一時機緣成熟與吾有緣,圓妙自薦,圓普台灣中部山湖

人氏,妙一南屏林氏女。中元甲寅,運逢巽蠱,白陽二

祖,孫祖母親召見,普携人參,叩拜孫祖。

母曰:藥可治病否?

普曰:不也。

母曰:何也?

普曰:藥乃助人康復體能,非藥之治也。若人康復無能

    ,投藥無効。

母曰:佛度人乎?

普曰:不也。

母曰:何之不能?

普曰:若胎生,若卵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

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

佛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

數無邊眾生,實無得滅度者何以故。

眾生自度,非佛所度,亦不可度,引復自然名謂

度,若有所度,是着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

相。

母曰:汝名何稱?

普曰:道尚不可名,名可名非常名,是名非名。

母曰:俗名何也?

普曰:道本自然,聖俗隨緣強名分別耳。

母曰:陳某某是稱乎?

普曰:乃凡俗識別而已耳。

母曰:今從何方來?

普曰:無所從來,無所從去。

母曰:來者何為?

普曰:十方來,十方去,該作十方事。

母曰:何謂修道?

普曰:道不必修,而心染故修,既言修,則去妄想,因

有妄想心故本然面目,真良心不能實現。

母曰:汝可以傳道,正法眼藏由汝護持,敕汝為白陽三

祖,善自護持,遞傳將來,無令斷絕,法號圓普

,天運甲子蠻貊開起。

俗名暫隱,從後十載,處於道中,不得洩漏,恐

人害汝。

普曰:可易為陳家平否?

母曰:善哉,善哉,錦囊一封,交汝接承,不得違誤。

   囊文

禪機貫下通天竅為 

稱記失却中爻離化

尊坤承或加大坎羣

同純法人得口僧生

母氣正陽陰繼甲彼

師一天中肩師子岸

尊師起貊蠻間年登

普曰:可有師母否?

母曰:然也,文下戳記是也。

普曰:何方得知?

母曰:時至即現,其是南海古佛分靈,應身辦道,圓普

南方赤精古佛分靈化身,十三祖時,已接南方火

盤,謂五行火祖。

火則心德,其色赤,其性剛,白羊應運,赤精分

靈關聖,上元甲子執掌九五中天。

在宋分靈濟公,民國分靈天然,執道十八。

南華帝君,灶君,同是火德分靈,現今圓普,如

是火德赤精之靈。

火德初分神農,是名赤帝,無世不出,人天火部

同為其道,知乎?

普曰:明也,母親大人,尚有聖諭囑咐否?

母曰:白陽萬八天盤,彌勒古佛執掌,萬八道盤坎離水

火既濟,是故火德赤精,水德南海,同為萬八秋

期普度收圓一大主持。

十八道盤,八大金剛,二十八宿護法,十九道盤

,白陽三祖,二十八宿,十星護法,天意既定,

助道廣澤以為首,三界十方,諸天神聖,同助道

盤,末後大事明白,同報

  情。

普曰:聖諭囑咐,普當遵命。

母曰:聽吾偈曰:

如是我聞十方通    一佛二佛千佛同

迷人不識問菩薩    佛法三千一句亡

普,其義云何?

普曰:此三教共通頓法法門,子曰:一言以蔽之,曰:

思無邪。

母曰:既明聖意,去也休也,禪宗一指禪,十年之後由

汝大行,蠻貊開起,不得有誤。

普曰:拜謝恩命,辭叩而別。

 

 

待時品第二

圓普辭違母畢,返梓思維,受敕祖位,人盡不知,十年

中間該以點傳身分,隱混二盤道中辦道,一求經驗,二

待時間甲子來臨。

時憶得法錦囊天機,密意密語,甲子年間蠻貊起,故請

二盤前人同意,開荒越南,此地蠻貊,是前六祖慧能祖

師出生地。

是時越南久旱無雨,晴空大日,忽降甘霖,香蕉開蓮花

,眾皆稱奇。

不久時勢變遷,轉來泰京,如是久旱甘霖,萬物豐收,

足臨之地,如此降祥。

在泰京畿,結識善德數眾,植下未來蠻貊開道因緣,居

諸迭運,十年隱混二盤,天時日更,二盤隨天時運,逐

漸變化,氣數將屆,天之垂象,轉盤換象,癸亥之歲,

二盤各組,提出申請,中華聖教顯,天道鈎沉書出,孫

祖歸隱九載,羣龍無首,由道顯教,並立各教之中。

天經地義,陰陽消長,宇寰自然,易而不變原則,理數

垂象,如是四季,一年之終,復見一年之始,如是定數

,窮刼不易,二盤告終,三盤起矣。

三盤道運,迎合理數,接踵於甲子之歲,十星護法,廣

澤助道,南屏仙踪出,識透天時大德,陸續歸依正宗金

線,共辦白陽三盤普度收圓大事。

神人合一,皆大歡喜,三曹普度,重整人天道盤,又是

君子之道,闇然而日章。

 

 

開緣品第三

三盤道脈,鼎運開泰,甲子之歲,師於泰畿華南峯,當

地仕伸有德,盛情懇請,並求解困,是事圓滿,發願開

堂度眾,神蹟感應,護法顯景,信仰加深,法會遂成。

是時善德,請祖開示,叩懇給與解脫法門,願乞三祖解

其心中積壓,使心清淨無塞,自當專心効勞天道。

祖曰:是誰縛汝,是誰困汝,是誰擾汝?

善德曰:無人縛我,無人困我,更無人擾我,只為情感

所困於心而已矣。

祖曰:無人縛汝,無人困汝,更無人擾汝,此則已矣,

何必更求乎解脫,情感所縛,自古酒不醉人而人

自醉,色不迷人而人自迷,聽吾偈曰:

解鈴仍是繫鈴人    心中無縛解何因

佛法非法強言說    絕邪棄正休絕塵

心本無邪亦無正    亦無善惡亦無嗔

如如自由無三界    迷悟總是大痴人

眾生若問修行路    佛在靈山不知因

十方來兮十方去    怎稱天國與凡塵

眾生求佛覓佛,萬劫不見佛,不知自性本自清淨

,不知自性本自絕塵,一念無邪自性佛現,一念

妄想佛亦眾生,佛與眾生,一念之別耳。

自性本道,求道則失道對待,非重新求得之道,

天地之始也無名,道為識別強名,因有對待,亦

有佛名,眾生之對待耳。

眾生執相故有佛,自心有佛故有眾生,天地自然

,迷悟盡出人心分別相,大眾明否?

眾皆黙然,善德會心,誓願放下情縛,作禮而退

 

 

道統品第四

是日善德請祖開示道統,因有二盤盧某,領眾遊說全家

効勞二盤,所解道統不令善德滿意,故請三祖重釋。

祖曰:天地真理,本末相繫,質之本在氣,氣之本在理

,理氣質一貫相通,謂道之一貫流行。

天地人三才,根繫於道,道為萬彙樞軸中心,發

育萬物,其名雖異而理一也。

宇宙虛空,大而無名,強名曰一,一,無之動象

一則一切,一切則一,一而二,二實為一,二曰

陰陽,陰陽謂乾坤,陰陽合德剛柔有體,惟有此

二,萬物生生無不出於此二之相推也。

二而四,四而八,八八六十有四,化而萬彙萬殊

,皆統歸於一焉。

家有長而戶成,民有君國體在而百姓有賴,社會

安泰也。

自古及今,教之宗在道,此為道之命脈,名曰道

統,天地有道,故四時有序,國有君體制分明,

是故道脈相承,延綿不絕,天地正理焉。

修道之根在道統,道統根繫於天,道統有序,心

法可證,師生有印,道統綿綿,

道統有繼,師生道相繫,心法不謬,證道有賴。

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印合三教聖人共旨道體,

則可證道,雖名證道,不言之教盡從師生之自然

心境。

道統之相續,如是天地定理,往復不窮之謂七,

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反復之道,天之行也

窮則變者,事至終而有反復,惟於理,舊汰也新

復矣。

天地至真,惟有往來不窮故通也。

不窮則通故能久,是故窮變通久之道,天地陰陽

造化之真而不絕也。

然道統仍有往復不窮,窮變通久之真,恆久不絕

之天道耳。

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是

故天地真理恆久之道,聖人以其道而持之,天下

化成,觀其恆也,天地萬物之情見矣。

一窮變二,二窮變三,是故二盤終,三盤起則順

天應命之道,是謂變則通,無變不通也。

一窮不二,則二盤不起,二窮不三,則三盤不起

,道脈之綿延早絕,師生無繼也。

一而二,二而三,無令斷絕,是謂通,通則人心

通天理,大道悠久。

久則時間無量,大則空間無有,是名超生,不生

不滅名謂涅槃。

大則逝,逝則遠,遠則反,三者歸根之道,是謂

復命,此天地之常,致其常天地久矣。

萬物並作,以觀其復,夫物芸芸,各歸其根,歸

根曰靜,靜曰復命,復命曰常。

致其常,道統無令斷絕耳。

天地往復則常,七日來復,天行致常,復見天地

之心,修道同致其道,大同之世見矣。

無往則不復,天地恆久於往復,於是終始之往復

無窮,是謂循環反復,天之行也不息。

一陰一陽之謂道,往復恆常之謂德,陰陽相應,

窮變通久,易而有常,天恆行也。

天恆行,天行健,君子行健,可自強不息,不息

故久,久則與天地參矣。

三曹諸真,十方菩薩摩訶薩,得道大德,徹悟常

往常復之道,順天之道應乎人間,十方來去如如

,盡將所會,廻施一切有情,天之行也。

道統有繼,三曹有證,天地可參,若會聖意,頓

悟有門,即得解脫,即證自在菩薩如來,所謂菩

薩如來,即非菩薩如來,是名自在菩薩如來,所

謂證則權設,尚在對治之門。

道統命脈,猶天地萬物之根,物失根無以生,修

道失根無以證,名謂失一。

天失一無以清,將恐裂。地失一無以寧,將恐壞

。神失一無以靈,將恐歇。谷失一無以盈,將恐

竭。萬物失一無以生,將恐滅。修道失一則失道

統無以證,將恐墜。故得其根以生,失其根無以

生,將恐滅。

道統根繫祖師,祖師根繫於天,是故上天之道,

隨祖師證道明道,則不墜也。

道脈相承,歷代祖師脈脈相傳,心心相印,不立

文字,教外別傳,年代久遠,古佛應世,為數之

甚,不便詳計,今以紅陽釋迦文佛為首,首傳摩

訶迦葉為第一代祖師,綿綿遞傳至今,吾為白陽

三祖,道統序次如左:

釋迦文佛,迦毘羅國人,掌紅陽佛教天盤始祖。

第一代祖,摩訶迦葉,摩竭多國人。

第二代祖,阿難,迦毘羅國人。

第三代祖,商那和修,摩突羅國人。

第四代祖,優婆毱多,吒利國人。

第五代祖,提多迦,摩伽多國人。

第六代祖,彌遮迦,中印度人。

第七代祖,婆須密多,北天竺國人。

第八代祖,佛陀難提,迦摩羅國人。

第九代祖,伏馱密多,提迦國人。

第十代祖,脇,中印度人。

第十一代祖,富那夜奢,華氏國人。

第十二代祖,馬鳴大士,婆羅奈國人。

第十三代祖,迦毘摩羅,華氏國人。

第十四代祖,龍樹大士,南天竺國人。

第十五代祖,迦那提婆,南天竺國人。

第十六代祖,羅睺羅多,迦毘羅國人。

第十七代祖,僧迦難提,室羅筏城人。

第十八代祖,伽耶舍多,摩提國人。

第十九代祖,鳩摩羅多,大月氏國人。

第二十代祖,闍耶多,北天竺國人。

第二十一代祖,婆修盤頭,羅閱城人。

第二十二代祖,摩挐羅,那提國人。

第二十三代祖,鶴勒那,月氏國人。

第二十四代祖,師子,中印度人。

第二十五代祖,婆舍斯多,罽賓國人。

第二十六代祖,不如密多,南印度人。

第二十七代祖,般若多羅,東印度人。

第二十八代祖,菩提達摩,南天竺國人。繼承道統東來

傳化,佛門心印,復還中國,老水還潮。

 老為道祖,中原化廣成度軒轅,柱下傳孔子,化燃燈

 授釋尊,二十八至達摩,返中原授神光,是謂老水還

 潮,以上西方二十八代祖也。

第一代祖,菩提達摩,南天竺國人,胡成古佛化身。

第二代祖,神光,武牢人,老子分靈。

第三代祖,僧璨,袁州人,靈寶天尊化身。

第四代祖,道信,河內人,靈皇尊者化身。

第五代祖,弘忍,黃梅人,凌霄金童化身。

第六代祖,慧能,范陽人,地藏古佛化身。

第七代祖,白玉蟾,粵東人,南嶽大帝化身。

第七代祖,馬道一,曹溪人,馬鳴大士化身。

七祖後諸祖,兼稱祖姓,乃道入火宅,故慧能六祖傳

於七祖,交懷讓錦囊,作偈曰:

釋迦從我絕宗風      儒家得我正法通

三期末後收圓事      正心誠意合中庸

第八代祖,羅蔚羣,北直隸涿州人,公遠真人化身。

第九代祖,黃德輝,江西饒州人,元始天尊化身。

第十代祖,吳紫祥,撫州府人,文昌帝君化身。

第十一代祖,何了苦,廣信府人,九天斗母化身。

第十二代祖,袁退安,貴州人,元始天尊化身。

第十三代祖,楊還虛,成都人,南海古佛化身。

第十三代祖,徐還無,成都人,彌勒古佛化身。

楊徐二祖,替眾生頂劫,袁祖復選五行老祖暫任道統

,如左:

火祖,陳火精,成都人,赤精古佛分靈,掌五行火部之

盤,道光乙巳為眾生頂劫,頭懸漢陽府門上示眾,

誓願度盡羣生,無世不出,今復轉生三祖,續任道

脈,普度羣生。

木祖,宋木成,湖南人,木公古佛分靈,掌五行木部之

盤,亦替眾生頂刼。

土祖,安土道,長沙府人,黃老古佛分靈,掌五行土部

之盤。

水祖,彭水德,湖北人,水精古佛分靈,掌五行水部之

盤。

金祖,林金秘,四川人,金老古佛分靈,掌五行金部之

盤。

第十四代祖,姚鶴天,山西人,瑤池金母化身。

第十五代祖,王覺一,青州人,水精古佛化身。

第十六代祖,劉清虛,青州人,姜太公化身。

第十七代祖,路中一,山東人,彌勒古佛化身。

運轉白陽,彌勒古佛掌天盤,又稱白陽初祖。

白陽初祖,路中一,山東人,彌勒古佛化身。

白陽二祖,張天然,山東人,濟公古佛化身,原靈火精

古佛。

白陽二祖,孫慧明,山東人,月慧菩薩化身,原靈水精

古佛。

白陽三祖,陳圓普,台灣人,火精古佛分靈。

白陽三祖,林妙一,台灣人,南海古佛分靈,原靈水精

古佛。

白陽萬八道脈,水火既濟,二老化身,遞代流傳,毋

有乖誤。

代代師承心印,一貫真傳,頓法法門,師生有繼。

大眾各有所知,皆大歡喜,發心接線,度眾求道,作

禮而退。

 

 

三寶品第五

是時諸大眾求道,得聞頓法法門,歡喜若狂,並問祖之

給與三寶珍貴。

祖曰:吾此沒有一法可得,歷代師承亦無,求何頓法?

所得三寶,祖無給與,何來何得,棄汝自家寶珍

於不顧,何有三寶可得,即今之問祖者是諸大眾

寶藏,一切具足,何須外求。

性心身一貫流行,名得三寶,雖名有得,實無所

得,然如如耳。

佛寶如如不待修成,觀音聞在紫竹林,衛武猗猗

菉竹中,善現會於孤獨園,基督啟以十字架,佛

陀居處靈山塔,如是自家寶藏,非以得之耶。

眾生迷昧,以佛覓佛,着相外求,踏破鐵鞋無覓

處,遍翻三藏,如來不相識,讀破四子,聖賢不

相見,悉爛道藏,神仙跡莫明,不如祖師指點。

玄關佛寶,雖自家珍,聰明不會如瓦礫,愚痴遇

之非至寶,不尋自有,遍尋不着,無頭無尾,非

大非小,盈三千不為大,捲於密不為小,視之不

見,聽之不聞,嗅之無味,摸之無觸,聰明不相

識,直心可見他,不耍神仙架,不辱凡愚痴,先

天不見始,後天不見終,說為自性亦不是,尊他

佛陀亦是非,世尊不敢說,拈花迦葉笑,以心會

心,祖師心印心,即是他,不是他。

是心是佛,是心是法,不以佛覓佛,不以法覓法

,法佛不二,僧寶亦然。

性心身一貫清淨,名謂佛出世,妄想三業,名謂

佛涅槃。

口訣法寶,心也。平等不二,無有高下,無有貴

賤耶。

心生法生,心滅法滅,不到彼岸法是真,若到彼

岸法是假,自性逍遙本無法,故無一法可得,更

無法給與,如苦海筏喻耳。

不捨眾生心,不着本來性,法無可施,是故眾生

修道執法,悟則無法可得,亦無法可用,性本如

然隨處應現,直用直行,法寶則免。

合同僧寶,身也。性流於心,心役於身,僧也。

佛說佛法僧,聖言性心身,三寶俱足是謂性心身

一貫,三寶俱三身,清淨法身汝之性也,圓滿報

身汝之智也,千百億化身汝之行也,三則一耶。

僧寶身行,佛法和合身行,不待修成耳。

有證有成,盡是外道,超生立名,真空無滯,應

用無礙,性同虛空體,心如虛空界,隨處立名,

不是他,還是他。

自家寶藏拋其不顧,何假外求,識自本心,不假

造作,得來全不費工夫。

說得不得,有得便是謗佛,有得三寶盡是外道,

尋回自家寶藏,復其本然而已耳,休已休已。

大眾有悟有不悟,皆大歡喜,作禮而回。

 

 

三期品第六

是時祖在華南峯開緣,有善智識者,恭請三祖開示三期

,並求淺釋。

祖曰:聽吾偈曰:

道本自然無彩色    非黃非紅非青白

更無深淺分別性    一葉知秋四時明

迷人未悟本心,見有深淺,故有分別,悟則非智

非愚,非正非邪,庸言庸行,天理盈然,沒有深

淺。

此會聽眾雖寡,八部天龍,神祇數萬,齊集此會

,共沐天恩聖會。

白陽三天道運,人鬼仙同赴此盤開泰,神一切,

人一切,欲從此盤以達真詮。

法會講錄,流佈將來,為白陽修子,作九六寶筏

也。

時運迭轉,隨時間日有所更,青紅白黑四期,陰

陽消長四時革耳。

天地開闔,不離四時演革,動則演之,演則革之

,四時異氣,動靜之道,開闔之理,盡在其中,

察乎自然,知天之行也。

語大天地莫能載,語小莫能破,妙也聖人不可道

,俗也夫婦之愚可知焉。

時有十二,四刻一時,故一分為四。

日有十二,四時一日,少陽太陽,少陰太陰,故

一分為四。

晝夜各二,二陽二陰,初日後日,初夜後夜,故

一分為四。

月有三十,上下弦各圓缺其半,故一分為四。

年有十二,四季一年,故一分為四。

天地開闔四,元會運世,年月日時,萬彙往復之

道四,春夏秋冬,青紅白黑,成住壞空成矣。

少陽為春為東木,為甲乙其色青,故曰青陽期。

太陽為夏為南火,為丙丁其色紅,故曰紅陽期。

少陰為秋為西金,為庚辛其色白,故曰白陽期。

太陰為冬為北水,為壬癸其色黑,故曰黑陰期。

三十日一月,十二月一年,三十年一世,十二世

一運,三十運一會,十二會一元。

子復丑臨,寅泰卯大壯,辰夬巳乾,午姤未遯,

申否酉觀,戌剝亥坤,週而復始,循環不已,一

為四也。

一青為成,若青少之年,似萬物之生也。

二紅為住,若壯強之年,似萬物之長也。

三白為壞,若老弱之年,似萬物之收也。

四黑為空,若死衰之年,似萬物之藏也。

天五地五,二五相交,萬物滋生,性命全矣。鬼

神之德天五地五也。

二五推,窮變造化,故成四時,青紅白黑現,此

之動靜自然,謂天演九六。

物得其理而後氣,一生二長,三收四藏,而後生

已,鬼神之謂德也。

相由心生,有從無生,革而萬物隨變,叟額生皺

痕,白弱期運,萬彙隨白矣。

仰俯所由,天時知矣。

是時大眾有悟,明白泰運,天地萬物人生,由此

四期而輪轉,作禮而退。

 

 

生死品第七

復次祖在華南峯為眾開緣曰,生死事大,人皆不知生來

死去之道,昧失本真,輪轉不停,只因不知二種根源,

故有輪轉。

一則無始自然清淨本源,二則生死輪廻相續種子。

無始自然清淨本源,不生不滅,湛然常寂,自在無為,

純而不雜,名本然之性,雖名而非名也。

萬刼常存,終古不易,聖俗不二,物物具其理而生耳。

為萬物統體真宰,三教傳心,教外心印,不離乎此,覺

此理行此心,名謂出世,名為聖名為佛,迷此理迷此心

則入生死輪廻。

無始自然清淨本源,流於心一切平等,虛空同體在耳。

不入世流,八風吹不動,於一切處不隨一切處轉,於一

切境不隨一切境轉,處於陰陽五行之中生尅自然天行,

寂然不動,感而遂通,不動道場,遍周沙界,終古逍遙

,萬刼常存。

流於心不調心而心常淨,不調身而身赫赫,不求法而言

則法,不求佛則佛,不可見,了了見,無有知者,無不

知者,雖名清淨實非清淨,統體萬物不為主而主,不為

聖而聖,不可名故強名,非常名也。

輪廻生死相續種子者,有輪廻故名種子,氣質之人心也

得受三界苦樂迷染,則惟危人心,非惟微道心,動靜迷

在陰陽五行,對色染色,受領八風,迷心取想,結集諸

行,妄起分別識念,隨之五蘊受生,故有輪轉。

交物則引,甘脂悅色,寐則夢夢,醒則營營,靜則昏沉

,動則慾熾,六慾奔馳,流浪生死苦海者此矣。

物與物交,感於物動性也,動而動欲也,動而不動性也

,是故物之紛擾實為養心之摰肘,無物聖凡何別。

靜為動體,動為靜基,靜而不寐,動而不妄,靜動自然

,天地歸真,往復常矣。

靜動為菩提體用,實非菩提體用,說非亦非,百姓日用

不知是然,暢以其理,則無菩提之名,若五行不顯不知

天地五常,知其理不昧其理,菩提不昧菩提,是名謂菩

提。

六道輪廻名生死,無生死名涅槃,生為死因,死為生因

,因會緣則果,果受為報。

無生則不死,無死則不生,無生無死名超生死,是名超

生了死,是名大涅槃,亦名證佛仙。聽吾偈曰:

吾今強言說      說生並說死

佛名大涅槃      吾說超生死

不取亦不捨      不必超生死

生死不相干      自無超生死

本是自家物      何來超生死

斷了來生因      即免來生死

無生非無生      無死非無死

不斷生死因      無期轉生死

為己超生死      斷絕超生死

不造生死業      名謂超生死

眾生修道,為己之超生了死,故不能超生了死,菩薩不

為私故成私,眾生為私故不成私,是故為己不成己,為

人名成己也。

是以清淨無為之心,以至了清淨無為之心,乃至亦無了

清淨無為之心,更無無了清淨無為之心,不在言語,如

如中道,從容自然,無聲無臭,不可名,不可言耳。

時已中夜,有悟有不悟者,大眾作禮而退。

 

 

談心品第八

是日祖遊普門寺,遇僧俗多人,談論性理,有仁德者,

其是泰皇御敕封高僧,御敕教授師阿闍黎,與受戒阿闍

黎,御封拍阿莊真達摩康那提,迦羅毘沙門吉作,僧務

會副主席,為當地甚有造就高僧。

論畢續與祖濶談多時,談及性心題要,所謂不識本心學

法無益,仁德知之,以為在家維摩相稱敬,問及何宗?

祖曰:宗則無宗,惟會佛心來遲。

僧曰:該是禪宗否?臨濟否?

祖曰:說禪非禪,非禪亦非,佛動靜自如,沒有造作,

直心流露名為禪,佛本無宗,三昧本非造作,何

有禪與臨濟。

僧曰:如何是西來意?

祖曰:問者是誰?

僧曰:西來本無意,不生不死,不增不減,不色不空,

何來之意?

祖曰:無意誰來作答?

僧曰:其意云何?

祖曰:汝說甚麼?汝說甚麼?

偈曰:

空中一飛蚊      飛來又飛去

不昧本來人      請汝高著眼

僧曰:晤!晤!令寺內沙彌奉茗。

祖嚐曰:韻味香醇,令人垂涎,何也。

僧曰:武夷耳。

祖曰:晤!晤!人莫不飲食也,鮮能知味焉,聞其味者

誰?

僧曰:性可名言否?

祖曰:湄南河水可吞否?

僧曰:可吞而不了。

祖曰:可言而不及,一口能了湄南水,一言可破性名言

,欲悟性是啥!扇扇扇子,喝喝茶。

僧曰: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祖曰:阿彌陀佛!淨土信仰也,義譯無量壽,則無有生

滅者,佛曰: 「從西方過十萬億佛土,其土有佛

,號阿彌陀佛」

華語謂無量壽佛住於十萬億佛土之上,何以計之

,十則十字,統之四端兼乎萬善,經緯交叉真理

出矣。

悟之十,行之十,十方如來,十方如去,性心通

矣。

阿彌陀佛在天謂理,其壽無量,非理不能。賦人

曰性,其壽無量,非性不能。

人人俱足,人人平等,天之道也,普濟三天,莫

非人人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今現說法,在十字路口為眾說法,良心

現矣!善哉!善哉!

僧曰: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三心品第九

是日普門談心,時近後晝,不作多談,時有居士聽興正

濃,請祖續說,問及三心。

祖曰: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未審大德三者當何作

解?

士曰:過去心不可存,現在心不可起,未來心不可想,

存之過去心嗔恨也,起之現在心動心也,想之未

來心妄想也。

三心起念皆為道障,修子宜掃之耳。

祖曰:依大德所言,該掃三心乎?

士曰:不掃三心,覓佛不得。動心起念,佛自不現。

祖曰:人說修道掃三心,吾道未之然也。以掃三心覓佛

心是謗佛,盡同外道,故非然耳。

棄之過去心誰來報恩,棄之現在心誰來知意,棄

之未來心誰來企劃度眾。聽吾偈曰:

執色着空具兩邊      頑空執相更非然

掃去三心同外道      執着三心亦眾生

不掃三心,不執三心,如是三心,金剛經:云何

應住,云何降伏其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佛於過去五百世前,作忍辱仙人,被歌利王支解

軀體,五百世後提及,未審大德當解何心?

掃之現在心誰作聽聞,六神主息,六色誰引,壇

經臥輪有伎倆,能斷百思想,對境心不起,菩提

日日長。六祖慧能沒伎倆,不斷百思想,對境心

數起,菩提作麼長。

臥輪伎倆,斷了百思想,對境心不起,若枯木死

石,煉性如灰,斷佛種性。

沒用伎倆,沒斷思想,對境起心不妄,不被境轉

,菩提這麼長。

至於起心自然,菩提亦非,則無菩提想,何懼現

在心起。起心無心,無心起心,故無菩提長。

知音報本盡從過去心出,遇境轉境講道成全盡從

現在心起,繼往開來盡從未來心想。

人兼天地之理,萬物之靈,過去現在未來,莫不

有知,天理所流行,滅其三心若滅天理流行,非

道也哉。

草木之生也無覺,故無過去現在未來,掃三心猶

如耳。

禽畜之生也有覺,只知現在無有過去未來,飢則

覓食,驚則奔跑,痛則哀鳴,故不知修道,萬物

之靈豈可同然哉。

是以過去心不可恨,現在心不可迷,未來心不可

妄。

末劫眾生,知我者於此照心燈,罪我者於此照心

燈,何以故,不能解我所說義故,以為我所謗佛

耳。

知我者心燈相照,是人解我所說義故,知者無所

從來,亦無所去,無一法可得,不到彼岸,藉以

說法,實無法也。

 

 

三覺品第十

是時居士聽興未減,更求三覺,看來似有考道之意。

祖曰:大德所問該是本覺,始覺,究境覺乎?

士曰:然,未審維摩慈悲否?

祖曰:覺本非覺,惟有妄故,梵語名佛,華語譯覺,是

以不到彼岸之筏喻耳。若病藥之對治,而有覺也

。既言覺名,則有本覺,始覺,究境覺三義。

覺乃自性般若,如是平等,離一切相,離一切善

惡也。

如是無有一切相,無一切善惡,故無美醜,若鏡

中所照美醜,鏡何美哉!鏡何醜哉!

本覺自圓明,人人皆俱足,非垢亦非淨,非有更

非空,非非有非非空,無有二邊,故不可執,長

住彌陀國土,十字街頭,今現說法,如是莊嚴功

德,故名淨土。

鑽牛腹入馬胎,生死輪廻不殆,可以為天下母,

本覺之妙用也。

流之於心名始覺,繫於六根而引六色,一切見聞

觸感,無一非從本覺而流,始覺全真本覺流行,

始覺蒙蔽妄想閉塞,眾生執妄為真,故有輪廻,

是謂眾生。

始覺則本覺流暢,若本覺之謂性,始覺之可謂心

,心名阿賴耶也。

六根歸真名真覺,六根執妄名妄覺,直暢直行則

無妄覺,名謂如來法身。

至乎洞達諸覺非覺,則見如來真覺,名究境覺。

簡言本覺性也,始覺心也,究境覺性心身一貫流

暢也。

不執覺而覺,覺而不覺,非覺非非覺,如是自由

,不妄不覺,三覺亦免,名見如來。

時居士心服口服,自薦海南而來,今日聞佛出世

,三生有幸,欲明祖處,祖宛轉而別,大眾作禮

辭違。

 

 

天時品第十一

時道師劉福泰,陳樹仁,講師康素英,識透天道南移,

開荒蠻貊,替祖擔憂,行菩薩道,犧牲家族情愛,結伴

泰畿,華南峯揚發佛堂,頂禮三祖,伏受法旨,願聞法

要。

祖曰:汝諸眾當初發心入吾法中,隨吾轉輪,當何見解

泰曰:知天時轉盤,抽爻換象至鼎。祖證無上菩提,能

作修子準則。聖理無上可令諸子開悟引證無上正

等正覺菩提。

祖曰:何以知天時轉運,何以知祖之證菩提,何以知祖

之無上聖理能令諸子開悟?

泰曰:時也天象之,道也子悟之,行也子法之。

祖曰:晤!水風井作兄弟,火風鼎稱師徒,佛家一指禪

機有知音。聽吾偈曰:

天時促知音      恆沙修道子

菩提本俱足      為師不可度

三藐三菩提      迷悟相對待

雖度非滅度      佛亦無法度

本無超生死      何有菩提證

無上佛聖理      只是強言說

本覺無出世      因言入世對

汝若無一物      何須修勤勤

佛雖慈悲實非慈悲,惟有眾生殘忍故。因有對待

故有度,非佛度。

知天時應天時,順天也;知天時不應天時,逆天

也。夫天不得時三光不耀,日於晝耀,月於望圓

,星於夜光,三光得時也。

夫人不得時運道不通,良農得時五榖豐登,商賈

得時利路亨通,修道不得時所行落空。

時至也祖師出,悟有印證。不得時祖師涅槃。有

緣遇佛出世,無緣遇佛涅槃,上士隨祖師,下士

背祖師,天堂地獄殊途矣。聽吾偈曰:

三三七八爾觀看      可憐心德盡死完

三陽三盤若不接      七八年間盡落空

先到之人得安穩      後到之人半路送

火風鼎兩火初興      六十年運烹佛仙

泰曰:乞師憐憫明示,泰不敏也。

祖曰:吾道三教合一,一指禪機須當自悟自解,至心無

縛,知行合一,自吻天理流行。聽吾偈曰:

馬有千里之行      無人不能自往

人有冲天之志      無運不能自通

修有虔誠之心      無師不能自證

學有玄奧之理      無師不能自封

憲法雖然自由      無違法才平等

學佛欲達頂峯      無師不可說性

孔聖週遊列國      柱下問禮證道

釋迦星光豁然      授記仍須燃燈

有緣遇佛出世      無緣遇佛涅槃

得天時合地利      人和成道有餘

今之時姤也,鼎也泰也,三陽三開泰,烹養聖人

以事上帝,故曰鼎。

三陽泰,三盤泰,甲子正月初三泰,故曰三陽開

泰。

得天之時,内健外柔,内君子外小人,無咎也。

道也者大哉乾元,至哉坤元,混元未判,其精立

乎天地之先,超乎陰陽之上,彌六合,卷之密,

無極之真也。

古聖不立文字觀天地之象,河出圖,洛出書,知

天地運數,聖人則之,理數不違也,是謂合時。

泰曰:何謂河圖洛書?

祖曰:河洛者陰陽五行而已矣,宇宙萬彙生生不息,惟

在五行生剋制化,故天長地久耳。

陽五陰五,構成力量,是謂二五相交,衰則生之

,壯則制之,中和之大本也。

陰陽五行交叉,夫婦之道然也,獨陽不長,孤陰

不生,力霸鋼架其有交叉,鋼條雖小固牢也。

修道非去陰留陽,乾坤定位,天理流行,乾陽坤

陰天地正理行耳。

皇極經世,唐堯即位在於九五,歷至滿清乾隆甲

子,大運天風姤,陽消陰長之象,為物極必反,

故天理漸消,私欲漸長運數,姤至三百六十之歲

,止於公元二一零四,一爻六十,六爻運行,故

三百六十也。

演變一爻為乾,乾隆九年止嘉慶九年甲子,乾則

上下皆乾,元亨利貞,光明之象,故健也。

演之二爻則遯,嘉慶九年止同治三年甲子,遯則

乾上艮下,天下有山也。二陰浸陽,逐漸衰退之

象,故衰退之運也。

演之三爻則訟,同治三年止民國十三甲子,訟則

乾上坎下,訟則爭辯,爭奪之象,故人心不古。

演之四爻則巽,民國十三止七三甲子,巽風上風

下,其爻有六,一以當十故有六十之歲。

巽應東南,崑崙主脈,寶島位巽,國運昌隆,國

泰民安,聖人中華聖母住世,傳燈寶島。

巽主六十,民國六三止於七三甲子,正月初三,

姤之巽,巽之井也。

井則井水,人皆飲之,改邑不改井,天道大興,

若水利萬物,播種之期。

演之五爻則鼎,民國七三止於一三三甲子,鼎上

火下風,其爻有六,如是六十之歲。

演之初爻十年之運火天大有,離居天上,火在天

上,無所不照,火精佛尊應運,離中虛故柔得尊

位,大中而上下應之,曰大有。

其德剛健而文明,應天應時而行,是以元亨。

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惡揚善,順天休命。

順天意亦若是,休則善美吉慶。

鼎六十離上巽下,元吉亨。

彖曰鼎象也,以木巽火烹飪也,聖人烹以享上帝

而大烹以養聖賢。

鼎烹養聖賢之器,初爻下陰鼎足,二三四爻鼎腹

,五爻陰鼎耳,上爻鼎鉉,下木入上火,烹飪以

養聖賢,盡從此運,是以大吉亨通。

泰曰:今聞天時,明白鼎運為養聖之鼎,惜羣生未曉,

毀謗之甚也。

祖曰:眾生未明謗雖甚,非其錯也,乃吾道未行也,若

入其心而謗即消。

天理自在,眾志勿輟,自古即今歷代祖師,猶然

耳。

泰曰:弟子大幸,捷足上鼎,願領佛旨隨祖轉輪,以盡

娑婆眾生為願,如是之心永不退轉,作禮而退。

 

 

大衍品第十二

復次道師陳樹仁,晉祖於北欖府,事畢伏請開示周易上

傳九章。

祖曰:易之奧也,變化無窮也,知之神也,雖稱萬經之

母者,未之悟也。

修子立文字紙經翻轉,轉之又轉,萬劫不明,窮

劫不見佛,非真經耳。

萬經之母眾指之謂易,吾曰不然,不如自俱心經

,自性良心經不外萬經之母耳。

道藏儒典,佛經三藏十二部,一切由心出,是故

紙經非經,自性心經無名,紙經更非經,是以強

言耳。

佛本非學,法亦非法,促其性暢其心而已,故名

謂法,明自本性流之本心,性心一貫名謂佛,仁

知之否?

仁曰:師尊慈悲,師母慈悲,願樂教誨。

祖曰:憶十餘年前,萬壽山下淨土法門一僧,造詣甚得

諸眾,著作頗多,被邀入內,沙彌奉茗,談及佛

法甚深法門欲度於吾同入淨土。

吾曰吾倆談道,和尚奉水,飲雖止渴,水何無味

?僧未悟,思之良久曰,其是不加茶茗故。沙彌

不知加之,恕之恕之。

祖曰:仁,其意云何?

仁曰:弟子不敏,師尊慈悲。

祖曰:六祖承命,匿於獵人隊中一十五載,後遇二僧論

及風吹旛動,六祖破之非風動,非旛動,仁者心

動,二僧開悟。

水之無味何怪沙彌未加茶茗,心若不動何以知其

無味,是故心動無味耳。

是時師母奉來杯水恭祖止渴曰,請師尊用水!

祖飲之復問曰,吾若問道,此水無味,汝當作何

解?

 母曰:祖知無味,則已矣。

 祖曰:何以故?

 母曰:大道本無言,吾若作答非道也,飲水知無味是味

    也。

    大道作是言非常道,飲水無味若道不言,無味出

自祖口,則祖自答,還可言者非祖師心法相印。

虛空豈有相否?虛空無相萬象俱在,若了虛空故

若了水之無味耳。

佛在靈山會上,拈花示眾,迦葉微笑,師徒心心

相印也。祖之談水,吾奉水,言行合心,還有何

作答乎。

 祖曰:晤!善哉!微笑。

 母曰:晤!點頭微笑。

 仁曰:是!是!微笑。

 祖曰:大道雖契悟,心身須合一,若了無為故,無為無

    不為,易經理雖奧,不如現心經,心經各俱有,

    流行合自然,是佛是經,無佛無經,全是佛全是

經,全非佛全非經。

 母曰:時已不早,仁兒恭請易經上傳九章,請祖作解。

 祖曰:真經非關文字言名,若以文字覓經,成道盡出博

學。

古聖經書已合易,知書達理,經也。看經轉經,

不執經用經,則已矣。

易上傳九章,天地大衍之數也,求卦之法,可學

不可執耳。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

九地十。

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數二十

有五,地數三十,凡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此所以

成變化而行鬼神也。

天奇一三五七九,地偶二四六八十,此陰陽所

以為五也。

奇五相合二十有五,偶五相合三十,天地奇偶

陰陽之數五十有五。

如是天地陰陽兩五,十位之數,推而演之,其

變化無窮,若鬼神之德也。

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為二,以象

兩。

大演理數五十蓍竹,留一象徵無極一理,用其

四十九而分二,以象天地兩儀也。

奇偶五十五而用五十者,以象天地五行,故減

其五不用,是謂天地萬成五行居中。

掛一以象三。

蓍竹四十九分而成天地二策,取之地策一支掛

之無名謂人,此象三才立矣。

揲之以四,以象四時,歸奇以扐。

天地二策以四而四分之,餘數扐以手指間,此

象天地四時運行也。

以象閏。

右手取之天策,四而四數之,餘數掛之中指,

此象三年有閏也。

五歲在閏。

左手取之地策,四而四數之,餘數掛之食指,

此象五年兩閏也。

故再而後掛。

如是掛於左手蓍竹取出,非五則九,則成一變

,天地策數,非四十則四十有四。

復以天地策合之,一理不動,再而順序如前行

之,則成二變,非四則八。

復以天地策合之,如前行之,則成三變,非四

則八。

如是天地合之,三十六者老陽,三十二者小陰

,二十八者小陽,二十四者老陰,三變一爻,

十八變六爻,而成一卦也。

乾之策,二百一十有六。

乾為九以乘四,三十六也,乘四以象四時。

三十六以乘六,二百一十六也,乘六以象每卦

六爻。

坤之策,百四十有四。

坤為六以乘四,二十四也,乘四以象四時。

二十四以乘六,百四十有四也,乘六以象每卦

六爻。

凡三百有六十,當期之日。

三百六十乾坤二策相加,一年之數耳。

二篇之策,萬有一千五百二十,萬物之數也。

周易上下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陰陽各有

一百九十二數。

陽九乘四,得之三十六,陰六乘四,得之二十

四,各乘一百九十二,陰陽相加,萬有一千五

百二十也,此當萬物之數也。

是故四營而成易,十有八變而成卦,八卦而小成

是以四而數之營求,可成易數之變化,三變一

爻,十有八變成一卦,聖人畫八卦乃初成而已

耳。

引而伸之,觸數而長之,天下之事畢矣。

八卦小成,推之伸之,繼而長之而成六十有四

,再而三百八十有四,成以易之一書,天下事

理盡在其中矣。

顯道神德行。

演易之道玄妙如神,非言之道證之顯之天下,

如神玄德,充沛人間之行為耳。

是故可以酬神,可以祐神矣。

易之變化,可使人間往來覺悟,人生真諦,雖

處人間,可以若神明之莫測也。

子曰:知變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為乎。

明乎易之變化者,則明宇寰之有相無相神妙莫

測造化耳。

樹仁!人心奇以學易,演易卜以求神妙,不知易

在心中,向外覓求,於經打轉,誤事眾矣。

欲知修道本無功夫,放下便是,心識淨盡,天理

流行,用功去識,愈去愈縛,去其私我,執其真

我,雖去是執。

十方如來,十方如去,做如如十方事,一旦豁然

,人心通天理,功夫做何。

仁曰:成佛之道不在功夫,能放其心,能復本然,伏跪

謝恩,作禮而回。

 

 

出世品第十三

是時道師福泰、樹仁,於華南峯揚發,伏乞三祖師母示

以出世之法。

母曰:師在母何敢言,恭乞師尊未遲耳。

祖曰:賢契有乞,汝則開緣。

母曰:師之慈悲,尊敬莫如從命耳。

   道本自然,沒有出世之法,有入世故也。言之入

   世之道則有治世之道也。

   然一則三,三則一,離一三,違一三,沒有出世

之可言耳。

筏用之江河,法用之眾生,不道彼岸以舟度之,

不覺自性以法喻之,登岸捨筏,開悟捨法。是故

眾生有法,佛聖無法也。

不明佛義,不識入世,欲求出世,猶如煮沙欲成

佳饌,縱經塵劫,終不能成也。

是故出世之道,治世之道,入世之道,三者一而

不可離也。

釋尊空而相,謂出世而入世治世,儒聖相而空,

謂入世而治世出世,道祖出世入世治世三者同出

,學者形其似漏斗耳。

三教評之佛老體空之法,儒實踐,道直言,上而

下,下而上,其道不異耳。

入世之道倡乎人與人之間,圓滿無缺人之大倫,

固有仁義也。

乾道三綱五常,坤道三從四德,父慈子孝,兄友

弟恭,朋友有義,夫婦有序,鄰里和睦,人與人

交,與國與家,天地君親師之道不悖,行住坐臥

有則,雖在入世是以出世。

法天地之理是謂敬天,守國家法律是謂忠君,揚

名聲顯父母是謂孝親,立身行道是謂尊師。

動靜自然有則,遵行有序,前後相隨,前在前,

後在後,為後護前,為長護幼,前行前,後隨危

後是以護前,為長携幼是以護幼,行之道也。

動靜自然莊嚴,前慈後是以育後,前考後試後驗

後是以培後。

師母在堂,恭請獻香,母謂泰乾先獻,泰仁獻,

母稟祖,泰仁忠實之至,不知禮也,是以驗後。

母復曰:泰仁汝倆能為非尋常道師,言此意彼,悟則心

印有證,禪機在心,不證禪心道無以悟,一指禪

機盡在不言之中耳。

祖曰:翌日三祖到堂,言及禮節告以泰仁,母乃承天明

命,天理所至,後勿在前,跪伏求獻,知禮也。

修道者見其禮知其修也,若穗禾之結實也。

今復問汝,人間何類?

泰仁同曰:有大人,有小人。

祖曰:膚色有五,青色已過,人心有二,雖名善惡其性

同源,故無二性。

相隨心現,於一切處行住坐臥之間,可見大人小

人矣,聽吾偈曰:

其相莊嚴令人畏敬     其相高尚令人欣敬

其相斯文令人欣重     其相威赫令人尊畏

其相仁慈令人可親     其相善良令人不懼

其相穩重令人可敬     其相溫和令人親近

其相謙遜令人恭上     其相禮讓令人相敬

此十大莊嚴相也。

其相隨便令人輕下      其相方便令人下賤

其相浪蕩令人輕視      其相輕浮令人不重

其相不威令人不信      其相傲慢令人遠離

其相驕態令人不大      其相貢高令人不教

其相粗暴令人厭惡      其相頑固令人下俗

其相不恥令人欺戲      其相不端令人討厭

其相風流令人不尊      其相下流令人譏賤

其相憂醜令人不賞      其相濫污令人噁心

其相下賤令人下辱      其相凶惡令人恐懼

其相愚痴令人下傻      其相怪異令人下笑

此二十下態相也。

行住坐臥有道,相可莊嚴,佛性本無莊嚴相,因

有眾生下態相,故名莊嚴相。

行住坐臥如是莊嚴,前坐後侍,尊卑有序,乾道

端坐,坤道兩脚交叉,坐之禮也。

乾道吉祥端眠,坤道側睡,乾坤有序,寢之禮也

是以人道不失,名入世之法,是故出世不違入世

,入世不失當治世,失之入治欲求出世,無有是

處。

治世有二,政之以治,教之以治,政之治以國,

教之治以心。

國有道百姓安寧,教有道修子超生。政者賞善罰

惡。

佛之治也不賞不罰,善則祐之惡則勸之,率性以

流心,以復佛心。眾生俱佛心,此心本明,迷之

此心名佛度,悟之此心名自度,明則不可度,復

乎如如本然面目,則無所度也。

迷人求出世不入世,悟人出世在入世。

聽吾偈曰:

出世須從入世求      不離世間人道由

本覺如如直流露      何須更要出世修

母曰:泰仁!汝誰知音?

泰曰:師尊師母是也。

仁曰:三盤同道均仁之知音。

母曰:還更有知音否?

泰仁曰:師母慈悲,弟子不敏。

母曰:人上自領袖,下至庶民,各俱知音,覓不著知音

無人助道。知汝飢餓飽暖,知汝寒暑痛癢,心思

難易無一不知,若人無此知音合作,辦道難甚,

悟道明道如是難甚,何況成道乎?

論語「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不識知音遠

在千里,若明知音近在目前,與其合作無間為道

,佛在身心也。

知音不合非知音,性心相違萬劫學佛不成,性心

直暢如是無有造作知音在舍。

 泰仁:點頭有悟。

 母曰:何謂功德?

 泰曰:明乎如是知音本無功德,若有功德尚無知音,是

    無功德可言。

 仁曰:見性是功,平等是德,若知音合作,知音不為私

    ,雖無功德可言,是名功德耳。

 母曰:上德不執德名功德,下德執德故非功德,東西南

           北上下虛空,無一物可見,萬物從此出,如是性

           心流露若乎虛空,是名見性,見此性名功德。

           性心直行無有造作,是名見性平等。

           出自人心,不能自然無為,名福德,非福德性,

    福德得福,往生受樂,故非出世。

    是故有為而不為名出世,覺迷不同耳。

 泰仁:今聞三祖開示出入治世,已有所悟,伏跪作禮而

        退。

 

 

禪語品第十四

夫禪者心之清淨也,不證禪心不發禪語,不證禪心不悟

禪語,不悟禪語不明禪心。

修子不明禪心,打坐以求心靜,非禪是縛,自性本來清

淨,動靜無染,本來面目。

是時道師金鼎強,悟道涕泣,恨一向隨祖身邊,悟力未

全,今隔千山方有悟,非情欲之縛,非家族之纏,懺悔

乞示般若。

祖知鼎強已有所悟,示以禪語,以啟禪心,以強之語示

以強之心境也。

同是一輪明月,同是清風拂面,有悟有不悟,是枝梅花

撲鼻香,誰在聞香,人之飲食,誰知來遲,知其誰者又

是誰,是誰何處,外乎內乎,心乎。

牛頓見蘋果墜地,領悟地心引力,牛頓乎,悟者是誰,

若牛頓,牛頓死矣。

二祖歸隱前,見菓下有三,情理分開,或菓成熟,悟之

乎,天理自然功果不計,若菓碩蒂熟,不摘自下,功果

不計,亦復如是,不自有而自有,天理也。

海鷗翔天,魚躍於淵,上下察也,何翔於天,何躍於淵

,是鷗翔天,是心翔天,是魚躍淵,是心於淵。

出瀛海復有瀛海,登高山復有高山,三十三天,天外尚

有天,是佛無地亦無天,是名謂地天。

若證宇寰萬有生命本體,明乎心性根源,一切生死無礙

,矣。

能會師意,遠在千里猶在身邊,不會師意,雖在身邊猶

遠千山。

徒問般若境界,以佛問佛,或眾生問佛,自看本心,若

會本體,本無境界,般若名智慧,若入境界分別,後天

聰明也,出自學來之識,非自性俱有,禪心證悟流行,

眷屬俱般若。聽吾偈曰:

為師無般若     率性直流通

一切無掛礙     生死不相干

非仁亦非義     非巧亦非智

不造生死業     與徒同自在

般若強言說     八萬四千門

對治凡愚痴     無愚無般若

一切直流行     般若亦不用

不起凡聖見     本來自如然

因有愚痴子     故有智慧人

靜觀無阻塞     性心一貫通

智迷俱兩邊     般若更非然

是日三祖星洲行,機上望下,遠矚四方上下虛空,大地

山川如晝,白雲飄飄,盡收眼底,興也。

祖曰:白雲無著處。

母曰:佛聖豈有域。

祖曰:虛空無內外。

母曰:心清亦如此。

祖曰:大道直如髮。

母曰:人心彎似溪。

祖曰:山川具秀麗。

母曰:人性同自在。

祖曰:水清魚亦現。

母曰:無雲萬里天。

祖曰:飛機莫離氣。

母曰:火車勿脫軌。

祖曰:船行莫無舵。

母曰:修道勿無師。

禪心對語,飛機機場著地,過關出境,街衢交通

如鯽,人行人道,車行車道,青燈通過,紅燈停

止,遵行方向,各遵勵行。

祖曰:星洲發達交通秩序良好, 何以謂星洲否?

母曰:星星若知我心,吾道興矣,般若自相照。

祖曰:泰國果王今年大豐收,六十年來僅此一次。

母曰:星洲有人俟祖。

祖曰:泰國榴槤今年出口星洲。

母曰:星洲開荒何時?

祖曰:榴槤菓樹連根移植星洲。

母曰:榴槤烹煮否?

祖曰:碩者自落鼎內,現有十多株大榴槤俟著接枝,將

來結實非凡,善哉。

母曰:滿園果實,須賴拓荒者勤於灌溉施肥,至於般若

所結波羅蜜也。

祖曰:般若無知無事不知,般若無見無事不見,證得無

知無不知,無見無不見,是名真知真見。
    無知人之非我,無見人之罪我,無不知自心過愆
    ,無不見自身過錯。
    無知無見自性流行,無不知無不見大地佛子聖行
    。無憎愛之心,無善惡之念,發大心普濟天下,
    視天下一家,四海有情同屬眷屬,無般若妙心,
    亦無愚痴行動,不求天堂光明,不入地獄黑暗,
    在塵不染塵,在聖不執聖,不求得不求證,大用
    無方,在家出家,污泥之中不染。
    人之誹我,人之謗我,人之罪我,非其罪也,我
    道未至也,是故非我者成我也。
    君子之道闇然而求自心,小人之道的然而譭他人
    ,誹我者成我者,讚我者譭我者,九六一體,融
    和無我人,無眾生壽者,豈有我之誹,豈有我之
    謗,亦無我之罪,更無成我之念,是謂無知無見
    ,無不知無不見,一切自在則得解脫,是名眷屬
    般若。
    汝若如是眷屬般若,至於無眷屬般若之念,是名
    實相眷屬般若。
 偈曰:
    天下同眷屬     普濟無人我
    棄絕般若念     恢復自在天

 

 

因果品第十五

是時道師劉福泰,陳樹仁等謁祖,祖疾三天,發熱在床

未起。

泰、仁跪伏涕泣曰:佛亦有疾乎,請祖延醫以求聖體金

安,九六生死事大,一大事因緣,超生了死,全

賴祖之普濟上岸。

祖曰:注射服藥經已三天,皆應康復,因果已矣。

泰仁曰:熱未之退何以故?

祖曰:因緣會遇,三天疾病以還三天過失。

仁曰:請祖明示。

祖曰:二百年前為植道因於未來三盤,降生廣州為府役

官三年而後出家,為官雖廉,誤刑無辜四十板,

罰銀四圓,植下今生因果。

瘡疾一次以還四十板打,藥費四千以還四圓罰銀

,因緣會遇,絲毫不爽。

發熱三天以還誤拘三日無辜,藥費六百以償拘留

工資三日。

身癢三天,以抵囚中虼蚤三日搔擾,雖無罪釋放

,因果不了,天理之行也。

仁曰:誤拘三天,其人是誰?

祖曰:醫師則是。

仁曰:會遇不着,償之以何?

祖曰:必還之,時之未到,非因果不報,種瓜得瓜種豆

得豆,古有明訓耳。

因果則因緣果報,因會緣而結曰果報,凡有起心

作為則因,會緣則成果,受果以報,是故娑婆一

切作為會遇皆成因果也。

種之善因結之善果,種之惡因結之惡果,大地眾

生皆俱佛因,不造善惡生死因,必結佛果,天地

不易真理也。

是故無因而有成果者無有是處,天地大則也。

鬼神之德,四時循環,五行生剋,是促因緣會遇

果報,還人自植之結果也。

富貴貧賤各植其因,其道由也,其果受也。

貴賤以別尊卑,富貧當分主僕,是以天理以促因

果還之公道也。

人者三才之中立,善不足以上天,惡不足以下地

,生於人之道也,是故為佛為聖,披毛戴角,人

之自擇耳。

人植因何,其果則何,植天之因結天之果,植地

之因結地之果,植人之因結人之果,植禽畜之因

結禽畜之果也。

存於心形於外,心形於何則緣之何,緣之何則果

之何,報則於何也。

因之天之善則果報於天之福,因之人之善則果報

於人之福,因之人之惡則果報於人之禍也。

心若之何,其果亦何,故心者萬法之源,四生六

道,為佛為聖,莫不由斯道也。

天之明鑑,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其鑑也照澈三

千大千不遺,錄乎人間萬彙,比之電腦無有億兆

以其一也,此天鏡也。

天鏡寓之人心鑑也,三尸神之謂也,其心動而至

形,無一不自錄於三尸神也。

人自生之初得之於理,十月落地,呱然一聲,天

理週身流行,智識漸開,甘食悅色,三尸隨其而

錄,電腦不及億兆其一耳。

人與人間,一言一動,心動身行各自錄三尸神之

中,此則因也。

錄入之因遇緣必果,植人善感惡感,善友劣友出

矣。

植害人之心,造害人之因,必招害己之果,植成

人之心,造成人之因,必招感恩之果。

天地陰陽五行,隨所植因緣而有果報,名曰天理

公道也。

泰仁聞此,各自有悟,皆大歡喜,祖亦退熱,軀體如恆

無恙,泰仁作禮而退。

 

 

悟禪品第十六

是時祖至星洲勿洛,道長勝南,道師樹仁,領眾謁祖,

時有孫鼎勝,陳賜昌,宋星慶,孫毓梵等諸善智識,伏

乞三祖開示。

祖曰:今逢中秋,四海望賞月亮之圓,而今宵雨下不停

,天朦朧,月朦朧,夜行人只靠火之光照,否則

大道朦朧矣。

自從中華聖母殯天至今,每逢中秋之夜,難得賞

有圓明月亮也。

聖人知天之時,察天地垂象,過去未來瞭若指掌

,日墜月落,至於甲子雙春雙雨水,天之開泰垂

象也。

昔人寰夜行人,賴月普照四海以利夜行,故莫無

太陰之象也。

今之人寰不夜之城,晝夜皆明,日出而作,雖四

海皆明,火推電力人間不可缺,先之以日後之以

火,整體工業勿缺耳。

夜間街衢,室內室外,火之光照不可無,是故無

月有火,一切安然矣。

工業推動賴之以火,舟車之行賴之以火,飛機太

空梭,一切科技皆賴之以火。

是故火以推之,水以濟之,先天大道亦如是耳。

一盤土以象之播種於地,二盤日月以象之,賴以

日月光照萬彙,三盤開泰水火以象之,是故水火

精子當運,日月之代明,火以推之,水以濟之,

天之垂象也。

昔聖人出,黃河澄清,天之垂象。三盤開泰,木

子出世,木作天干之甲,合地支之子,是謂甲子

,是故三盤開辦,下元甲子接之得之,可以出世

,天之垂象也。

善智識知天之時,識道之運,追隨開泰三盤道根

,修之行之,明體達用,可以證道矣。

雖明天時道運,至善止處不可不知,若農家耕耘

鋤草,必鋤草之所在,不礙耕種。

學道之人不識本心,萬刼修持無益,不見自性,

萬刼不超生。

今之修道誤以打坐除妄者眾,以坐欲求心靜,猶

如種植稻禾,欲鋤田中雜草,一概不分盡盡去鋤

無異,終無所獲。

自性本淨,俱一切萬法,動靜自然,三昧自如天

然無有造作加工,亦非人工降伏攝念而成,是非

不入妄想不生,生死不礙,諸塵不染,起心若無

迷真逐妄,眾生皆是佛也。

由性直流者慧,由識而出者聰明,慧與聰明殊之

何,識心以視天下無善人,慧以視天下皆佛子,

吾道不辯,不求證明,與真理同俱在,是非不入

心,聽吾偈曰:

火考驗真金      困難驗勇者

患難驗朋友      是非驗智慧

祖師室内空      一切盡流通

生死俱不計      丈六身金剛

有緣握金線      悟透屋漏內

無是亦無非      無内外包藏

勝南樹仁,各解心得,見見各人智慧。

南曰:祖師室内空,一切盡流通,是謂三祖沒有道產,

道務尚未大,一切是非滿天流言,祖師不計,為

羣生上岸不計生死辦道也。

仁曰:吾人修道內心要空,可使一切流通,顯現自性丈

六金剛。

祖曰:各俱上乘智慧,上乘悟解,修子欲知各俱一間祖

師室,經道師一棒打開,與虛空同自在,清淨無

有造作,故曰祖師室内空。

一切盡流通,因空故能流通,若橐籥之內空空,

虛而不屈,動而愈出,一切流通耳。

真理不在爭,爭則非真,道之真不在言,於一切

行住坐臥無有造作,直心合道,則不必言。

天道之真不在爭,動靜之間如是,聽吾偈曰:

自性本自定      非由降伏成

攝念有造作      皆是外道行

如如無貴賤      一切俱平等

真假自心起      無為性顯現

直心做道場      豈有眾生情

善惡皆不是      率性直流行

由愚走到聖      由聖走到凡

和光無造作      恢復性本源

自性室內空空,實相無相,萬彙由斯出,因諸塵

不染故曰空,浮根不能縛故曰妙,生死不能礙故

曰常,根塵相脫無礙故曰生死無干,於心之動靜

不妄則名謂返樸歸真。

在家出家只在心,身雖出家而心不入道,佛亦眾

生。身雖在家而心入道,眾生是佛。是故證道不

在相,出於自心自然率性也。

仁曰:當今修子著於靜坐,對道何益?

祖曰:靜坐是縛非禪,欲知自性是佛,天然自由,聖人

不增,凡夫不減,欲加不入,欲減不去,清淨無

為,以打坐欲求心靜,名謂死禪,亦云人工禪,

非自然之佛禪,不求造作自然清靜名謂禪,禪之

含意在於行住坐臥之間,不起妄想是非,無凡情

亦無聖情,亦無戒定慧,動靜不違,是非不入自

不戒,妄想不起三昧亦免,則不必定,直心流通

,不愚不痴,則慧亦免,既免之,靜坐何益,一

切自然無有妄想名謂佛禪,是故是禪非禪。

一切有為法,隨處立名,隨事立名,隨物立名,

故有差別,大道無形,自性無相,故無差別,因

無差別,故無善惡可言也。

眾生迷失本心,以善為善,以惡為惡,以打坐欲

求清靜,均是外道,昧佛種性,皆為譭佛。

不執有為,不住無為,亦不不住無為,棄其妄想

之心,至於不必棄妄想之正與麼時,如如動靜自

然,佛自現前,亦無佛之心,亦無眾生之念,名

謂佛出世也。

不用以佛求佛,不用以法求法,何况打坐,打坐

若能成佛,天下草木瓦礫盡成佛道。

賜昌曰:今聞三祖開示,恍然有悟,雖聞一時於初夜,

勝過以前數年學道,今得祖師開示,有如一盞明

燈照亮千年黑暗,皆大歡喜,作禮而回。

 

 

性命品第十七

一時師母在星洲十樓毘廬,由道師樹仁領星洲諸大眾,

晉謁慈母,伏乞開示。

時有孫鼎勝、陳賜昌、宋星慶、孫毓梵、李泰銘、陳清

湖、吳天來、陳韻卿等十方諸大眾,經過十字路口至勿

洛,由玄關直趨十樓毘廬,時毘廬戶牖開豁,燈光如是

光明,照徹內外十方。

十方如是光明,無有內外,相在爾室,祖師自在其中如

如。

母曰:諸大眾遠道而來,經十字路口,登上十層樓閣,

入室毘廬否?

眾曰:然也。

母曰:返家然乎如是出毘廬,經原道十字路口否?

眾曰:然也。

母曰:往返之道,乘車乎,步行乎,兩者何疾?

眾曰:當然車疾於步行。

母曰:疾緩之道猶法中之頓漸耳,頓漸之道,無頓漸之

縛,明心見性不難。

仁!爾說師母講道否?

仁曰:講則非也,屢見師母大人不言,以身許道,動靜

合乎道,非以言也。

母曰:毓梵!母講道乎?

梵曰:不能,道可道非常道。

母曰:如是!如是!樹仁提筆,聽吾偈曰:

大道本無言      出口便非然

只在不言中      開闔致先天

前三祖蒞星,有一道師請示,師母能否上台講道

,祖曰:能上講台,以前亦如是上台。

母聞其言,妙哉!妙哉!母能上不能講,若能之

則是謗佛,自古及今,無量千萬佛,如是恆沙諸

佛,無有一佛,無有一聖講道,吾道亦然。

道本自然妙不可道,理則無形名亦非然,說是則

非,說非亦非,冥冥中自有動靜,開闔中自然,

強名曰道,強名曰理。

母今無道無理可說,強言性命雙修,修性修命之

道,出乎言語,似非性命之道耳。

道者理也,賦人之謂性,是諸大眾本來面目,虛

空同體,虛空同在,在陰陽之中出乎陰陽,五行

之中出乎五行,至聖非凡,非聖非凡,說修則不

中用,是謂謗佛。

性無涅槃生死,三界如如一貫,眾生著真起妄,

相縛顛倒,不能自解故言修,若一真一切真,無

妄可對,無真可說,則不必修也。

若言修則修心,非修性,性則天理自然,一塵不

染,則不必修證。

根塵相吻心有染,則性不現,根塵雙脫,心復如

如自然,則性現矣,名謂明心見性。

命也者天命,生命,使命也。

天命謂天理,天之能長且久,惟有此命,人之頂

天立地守天理,不違天時,不背道運,是謂遵天

理守天命。

生命謂天理軀體和合,無形之能,役於有形之相

依也。

人之充實而有光輝,生命價值無可比擬,人生盡

頭同乎一道,貴與賤,殊於光輝與否也。

盡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而死者非正命也,人生

數十,留芳千古,臭名萬世,盡從生命之光輝有

否也。

牛犬豕畜,耕作堆肥,死而留皮以為用,其生命

價值,人若不善,不如畜乎。

使命謂行之明命也,天之命也運行日月,星宿不

亂,根繫於道,地之命也長養萬物,載華嶽而不

重,振河海而不洩,根繫於天,人之命也各盡其

責,尊德性而道問學,各正性命,一貫有序,根

繫於天地。

佛度盡有情為使命,祖師亦復如是,道師協祖普

濟三天為使命,人盡其才,各盡其職,是謂使命

,天命遵守,生命自有光輝,使命之圓滿,名謂

修命,命之圓滿,性現矣。聽吾偈曰:

性命自然豈修持      講道言修謗佛兒

風雲暴雨遮日面      妄想塵勞蒙毘廬

雲雨散盡太陽見      塵妄雙脫佛身現

一棒當頭明體用      恢復如如大自然

自性本圓明         若能率性行

不說修性命         亦無佛道成

願大眾頓悟性命根源,明體達用,名謂見性,見

性名謂成佛。

眾聞開示,無不省悟,皆大歡喜,作禮而回。

 

 

知五品第十八

是日曉勤欲求印證,遠道至泰京畿晉謁三祖,乞示偈語

一首,祖諭於華南峯揚發,曰:何處不明?

勤曰:徒兒不敏,願祖指諭, 「一二三四五,二人守一

土,解破其中意,便是西天祖」

祖曰:迷人學佛,以佛覓佛,終不見佛,似騎牛覓牛,

不見牛,不於内心觀照,窮劫不悟,道之障耳,

聽吾偈曰:

本是西天祖                    如如在中土

不破其中意                     執着一至五

自性即佛,起心迷妄如雲遮日,是言解破,解則

解其昏昧,破則破其蒙蔽,一旦豁然自見本覺,

則一切法不用。

曉勤先解爾之見地如何?

勤曰:弟子曾乞示二道師,一不知,一曰一二三四五,

為無字真經口訣,二人守一土為自性玄關聖地,

若得三寶,受之真經,是謂得道,如是便成西天

佛祖。

祖曰:如是其中玄妙,須賴自悟自解,非以外求,誰知

真經於自性中,如是妙不可道,故無二理。

具足平等無有深淺,含萬法諸種,如是自然萌遏

,執事執理,皆違是妙。

一二三四五,誰知天地萬物,惟其五生生不息,

日月星辰週行不殆,至聖夫子,吾十有五而志於

學,不離乎五也。

明乎五,行乎五,出乎五,超越天地,是謂無上

正等正覺。

無五易不成,是以夫子五十以學易,五十又相關

,十統四端,其有五故兼萬善也。

言五解五,知五則破五,名謂解破其中意,不解

不破,執乎五,雖知是迷。

天五地五,二五相交性命全,萬彙生生,三五凝

結貫人天,理氣象一貫流通,合乎自然天理,鬼

神之謂德也。

五乾元亨利貞,含乎金木水火土,陰陽各具五,

交叉構成造化不息,知五明道,守五合道,運五

行道,破五離五超乎五,名謂成道。

二人守一土,陽五陰五,各正中道大本而不阿,

解其妙,破其執,便見西天本源佛祖。

五行無為順生,剋制變化,天理自然,學道破相

方可見性,至於不必破則是真解破。

聽吾偈曰:

強名一二三四五      明者無凡亦無祖

不因執着守中土      立法掃法名解破

自然無為遍大千      虛空妙能體安然

誰能證悟自家物      是名聖佛大羅仙

勤曰:今日聞此,已悟自性清淨俱足能生萬法,聖凡平

等不動道場,誰現本來,眾生是佛,誰迷本心,

佛亦眾生,眾生若盡,佛亦不言,皆大歡喜,作

禮而退。

 

 

返照品第十九

時甲子秋典,星洲道師樹仁率孫聖德至泰京,陳曉勤、

康瑞英等,同到華南峯晉謁三祖,樹仁為上首,伏受法

旨,聆受教誨。

母曰:今奉祖諭於揚發,未審今之在堂者誰?

德曰:弟子孫聖德。

勤曰:徒兒陳曉勤。

母曰:今之應諾者誰?

德曰:吾人之性也。

仁曰:母之問者與應諾者也。

勤曰:問者是誰?

母曰:應諾者何以獨自到來?

德曰:而人有性故?

仁曰:其是孤獨長者,獨立而不改,週行而不殆,孤獨

者可以為天下母,故獨自到來。

母曰:善哉,祖在爾面前,見乎?

眾曰:見。

母曰:何以有見?

仁曰:萬里無雲萬里天。

母曰:萬里無雲則可見萬里天,何以盲者不見萬里天?

德曰:惟有性故可以見。

勤曰:唯有道故可以見。

母曰:盲人有性否?盲人有道否?性道有貴賤否?

大眾異口同聲曰:有性、有道、道無貴賤也。

母曰:盲人有性、有道、且無貴賤,何以不見?

德曰:盲人業障大,故不見?

母曰:甚有業障更甚於盲人者,其何以有見?

英曰:盲人有耳,聽其聲亦知祖在堂。

母曰:祖若無聲,盲人知否?設若不知何以知之?

勤曰:人之有眼也,故能見祖之在堂,甚見於大家,甚

見於內外也。

母曰:善哉!人之有眼故能見,母今問爾,何以有眼即

見,死人同有眼,何以不見?

德曰:死人有眼無神,故不見,是謂無識。

母曰:何以識之於眼則見?

德曰:有靈性故有見。

母曰:印宗法師論道,風吹旛動,一曰風動,一曰旛動

,六祖破之非風動,非旛動,仁者心動,二法師

開悟。

方才所云有性則見,盲人亦有性,若有識則見,

亦有不見者何以故?

勤曰:眼雖有識,而心動故有見,根塵相照,引入於心

故見也。

母曰:善哉!心動識引,見之萬物,何以故?聖德!

德曰:有性故。

母曰:大家有性否?

大家曰:有。

母曰:既大家有性,各取自性給師看看如何?

勤曰:性無形不可見,真空虛妙不可道,故道可道非常

道。

  母曰:性不可見,祖師以何傳道,何以使眾生見性,樹

仁何以故?

仁曰:雖名傳道,實非傳道,道本自有,個個具足,道

若可傳,則非真道,豈非謗道,母之動靜乎。

母曰:善哉!如是既到彼岸,何佛之可謗否?

大眾曰:師尊師母慈悲開示。

母曰:泰國榴槤聞名塵寰,嘗過否?

大眾曰:有嘗,有未嘗。

母曰:香蕉嘗過否?

大眾曰:嘗過。

母曰:其味如何?

大眾曰:香甜可口。

母曰:可否形之香甜滋味?

大眾良久不答,曰:雖知其味而不可道也。

母曰:請師尊給大家啟示不可道之妙。

祖曰:知而不可道曰妙,謂妙不可見,如人飲水冷暖自

知,大道之妙如是耳。

能置心身於其中,則猶滋味之不可道,今復問爾

,耳目可見否?

大眾曰:耳目不可見。

祖曰:耳目不可見,何法可見?

勤曰:雖不見,照鏡則見。

祖曰:爾之性可見否?

勤曰:性無形不可見。

祖曰:若不可見,何來明心見性?

勤曰:求祖慈悲開示。

祖曰:耳目不見,照鏡則見,自性不見,非以眼識之見

,迴光返照,性身心一貫流行,名謂見。

動靜之中顯現本來面目,内心無染,不隨世流,

不住善惡,不去不來,非垢非淨,湛然自在,不

生不滅,名謂見性,大家明否?

復云:天堂地獄可見否?

勤曰:徒兒不敏,今之所聞,誠如當頭一棒,今知性不

可見,若能返照,心身置其道中,與虛空同融化

,返照心身,是謂見也。

祖曰:善哉!善哉!

心地光明天堂路現,心地黑暗地獄門開,不光明

不黑暗,無妄想無求真,來則應去不留,不造天

堂路,是謂不思善,不開地獄門,是謂不思惡,

隨往無礙,亦無聖凡境界,萬境自如如,無道可

修,是謂正與麼時,名謂天堂。

雖名天堂亦非天堂,已無天堂,是名達天堂。

勤:今有外道謗言是非,謗入吾道者必下地獄,

聞之懊否?

勤曰:懊也。

祖曰:天堂地獄隨人心而開闔,非關人言,天地之所以

能長且久者,其有不變之真理也。

坑人下地獄者己必下地獄,捧人上天堂者己亦上

天堂,吾道欲盡天下眾生,爾若菩薩則不可懊,

當行饒益,救之與。

人之是非則成全之理,見見虛空,可思量否?無

始以來塵垢不塞,日月星辰,萬物色象,盡在其

中,故能為虛空。

虛而無間,萬物入而自化,重濁入而自墜,虛空

則虛空,爾若如是,必無逆耳之懊,大家知否?

眾曰:今得教誨,如沐春風,心清如此,作禮而退。